首页 > 研究院 > 正文

“风投教父”又出事!汪超涌和信中利再被法院强制执行5.5亿

科技金融在线 | 2022-08-05

导语
汪潮涌和信中利又被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标的约5.54亿元。企查查显示,目前汪超涌名下已有7条被执行人信息,信中利名下有6条被执行人信息,二者被执行总金额分别约15.8亿元和15.9亿元。

在风投行业,汪潮涌的名号可以说无人不知。

“华尔街神童”、“风投教父”、“中国海归创投第一股”实控人......曾几何时,这些光环都曾聚集在这位创投界大佬身上,一时风光无两。

只是,自去年以来,这位大佬可谓命途多舛。

先是失联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市场一片哗然之时,得知是被警方带走配合调查;归来后,汪潮涌又因诉讼纠纷沦为了“失信之人”。

现如今,汪潮涌依然处境窘迫。就在日前,汪潮涌和其一手创办的信中利又因纠纷遭到了法院的强制执行,执行标的高达5.5亿。

又被强制执行5.5亿

谁也没有想到,曾经实际控制着百亿级私募的大佬级人物,如今屡屡沦为“被执行人”。

日前,来自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两则信息,揭露出汪潮涌(身份证名:汪超涌)和其掌舵的信中利被强制执行的情况。

执行信息显示,此次汪潮涌和信中利是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5.54亿元,立案时间为2022年7月25日。

这起执行案件跟一仲裁案件有关,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汪潮涌和信中利的是长城人寿。

此前,信中利要从长城人寿手中受让共青城信中利永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永信基金)的全部合伙份额,双方转让协议都签了,但事后长城人寿并没有收到对方5亿元的转让价款。

最终,双方为此产生纠纷,长城人寿发起仲裁讨要这笔债务。

据信中利昨日(8月4日)披露的公告,仲裁委已裁决信中利向长城人寿支付5亿元的合伙份额转让款及各项违约金费用,而汪超涌对此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众所周知,上市公司披露公告都讲究及时和准确性,事实上有关仲裁结果的通知书,早在今年6月10日就已送到了信中利手中。但时隔近两个月,信中利于8月4日才对外进行“补发”披露。

对此,信中利解释,是由于业务经办人员离职交接,未能及时整理收到的文件,导致公司对这起诉讼事项披露不及时。

如若不是日常正常人事变动,透过员工离职,工作交接效率低下这些字眼,汪超涌和信中利目前的处境可见一斑。

不过,就永信基金份额转让被长城人寿申请强制执行一事,信中利称近期在和长城人寿进行谈判,也将寻求其它可施行的解决方案。并表示公司将于近期向法院提起撤裁程序、不予执行申请。

被执行总金额已超15亿

事实上,这已不是汪超涌和信中利首次遭到法院强制执行。

企查查显示,汪超涌名下已有7条被执行人信息,信中利名下有6条被执行人信息,二者被执行总金额分别约15.8亿元和15.9亿元。

汪潮涌本人还有一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涉案金额约1亿元。同时,本人已被法院多次限制进行高消费行为。

这意味着,汪潮涌已面临无法借贷、无法乘坐飞机高铁,衣食住行、子女学习都将受到一定管制。

汪潮涌失信信息的发布日期为今年2月10日。此时,距离汪潮涌配合警方调查归来刚满一个月。

被警方带走时,汪潮涌最后一条微信朋友圈发布于去年11月29日,内容是“希望能有流动性,应该把北交所的平台用起。”

如今,归来已有半年之余,但各种债务纠纷、诉讼执行依然纷至沓来,汪潮涌和信中利仍然深陷资金断裂的困局。

据信中利此前披露的2021年年报显示,信中利2021年营收仅为2.3亿元,同比大降73.8%;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15.93亿元,上年同期为-15.39亿元,亏损仍在扩大。

今年5月,信中利发布公告,公司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未分配利润金额为-20.76亿元,公司实收股本总额为12.9亿元,公司未弥补亏损额超过公司实收股本总额的三分之一。

对于致亏原因,信中利归咎于创投行业进入调整期,所投资项目估值下行,公司计提了大量公允价值变动损失和资产减值损失。同时,由于2021年涉诉数量增加,公司根据司法判决计提了违约赔偿支出。

风投大佬荣光难存

说起中国的风投圈,汪潮涌及其创办的信中利,可以说无人不知。

信中利是中国最早从事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的独立机构之一,素有“中国海归创投第一股”之称。

而汪潮涌本人则更是传奇性人物。15岁考入华中科技大学,19岁进入清华大学成为经管学院第一批研究生,20岁公派美国留学,22岁MBA毕业。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汪潮涌就在美国摩根大通银行,任职投资部高级经理。90年代,又先后在美国标准普尔和美国摩根史丹利,担任总裁办联席董事和亚洲区副总裁。被业界一度誉为“华尔街中国神童”、“风投教父”。

1998年6月,汪潮涌回国受国家开发银行之邀,担任高级顾问。

信中利是汪潮涌于1999年创办。六年后,信中利在新三板市场挂牌,主要由汪潮涌和夫人李亦非实际控制,其中汪潮涌持股30.71%。

作为海归创投第一股,信中利累计投资了上百家企业,其中不乏百度、搜狐、居然之家等国内外知名上市公司。

然而,近年来,随着监管环境变化和收紧,曾经在资本市场风靡一时的上市公司通过与私募股权投资机构(PE)合作参与设立并购基金的投资模式,也遭遇到了发展的瓶颈,信中利的业绩自此一蹶不振。

2018年时,信中利的营收还曾大增172%至27.22亿元,当年净利润同比增11.5%至3.37亿元。

但到了2019年,信中利业绩画风突变,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当年实现净利润仅为0.069亿元。进入2020年和2021年,信中利又连续遭遇两年巨额亏损。

同时,突传失联、被警方调查、归来沦为老赖......这些普通人一辈子也难以体验的刺激经历,在信中利实控人汪潮涌身上接连上演。

如今,面临债务缠身,公司一亏再亏的处境,这位昔日的大佬级人物,不知能否逆天改命,再塑传奇?


关键词: 信中利 汪潮涌

推荐阅读

评论专区

合作专区

Copyright©2017 jrkja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50555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