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 > 正文

青客公寓的困境财报也藏不住了:累计巨亏近40亿 5名元老集体辞职

黑池财经 | 2021-03-01

导语
行业低迷期,顶着“长租公寓第一股”光环的青客公寓的困境,在财报里藏也藏不住。

行业低迷期,顶着“长租公寓第一股”光环的青客公寓的困境,在财报里藏也藏不住。


累计亏损近40亿 现金与现金等价物仅剩2287.9万元

日前,第一家赴美上市的长租公寓企业青客公寓发布了2020年年报(2019年9月30日-2020年9月30日),数据显示,2020财年,青客公寓实现净收入12.08亿元,同比减少2.1%;净亏损达15.34亿元,同比增长208%。

值得注意的是,青客公寓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且净亏损逐年攀升,据其财报显示,2017、2018、2019财年的净亏损额分别为2.45亿元、4.99亿元、4.98亿元,截止2020年9月30日,青客公寓成立以来的累计亏损金额达到38.1亿元

亏损进一步扩大的同时,青客公寓的负债率也在不断攀升,截至2020年9月30日,青客公寓的总负债为28.45亿元,同比增加9%,总资产则为8.51亿元,同比减少52.73%,财务数据说明,青客公寓或已资不抵债。

由于相对于预期的经营业绩持续表现欠佳,因此青客公寓计提长期资产减值约8.47亿元,较2019财年的4620万元增加1732.7%,同时,截止2020年9月30日,青客公寓现金与现金等价物只剩下2287.9万元,而这一数字在2019年9月底还有1.60亿。

另外,2020财年,青客公寓的周期平均入住率为83.8%,较2018、2019财年的91.6%有所下降,因疫情期间解除租约而发生的装修资产损失达4.7亿元。

对此,青客公寓在财报中解释说,新冠肺炎疫情对公司业务、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造成了不利影响,尤其是在一季度,导致租户大量流失,出租率下降以及房源的平均租金下降,进而导致了收入的减少。

“(青客)财报数据不好其实是符合预期的”,有知名地产分析师对媒体表示道,实际上长租公寓市场本身发展不太景气,加上2020年的疫情冲击,“自然会产生很明显的影响”,亦有分析师认为,“疫情对房屋租赁的影响本就不小,再加上整个长租公寓行业内的不少头部企业频频爆雷更是为整个行业蒙上一层阴霾”。


疯狂扩张下的“跑路”危机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2年的青客公寓是中国公共租赁住房提供商,曾大受资本热捧,7年获得超亿元融资,业务范围覆盖上海、苏杭、南京、武汉、北京等城市,2019年其房源量近10万间,并于当年11月成功赴美上市。

2013年起,长租公寓市场开始火热,青客公寓开始“疯狂”扩张,据其招股书显示,2012年,公寓数量在900多间,到2018年底飙升至9.12万间,复合年增长率达114%,覆盖6座城市。

然而这种野蛮生长,背后全靠着投资机构“输血”,据天眼查显示,2012年,青客公寓成立当年获得纽信创投的天使投资;两年后,达晨财智投了A轮1000万美元;2015年,赛富投资基金和纽信创投联合投资B轮1.8亿人民币;2018年,摩根士丹利管理的私募基金及凯欣资本联合领投C轮数千万美元,至此,青客公寓股权融资累计超1亿美元。

快速谋求规模扩张的青客公寓并没有实现盈利,据其IPO文件披露,青客公寓的平均税前月租金只有1149元,平均入住时间8.5个月,续住率低,一直没有实现盈利并面临持续亏损难题。

业绩连年亏损,但青客公寓扩张步伐仍不停,去年7月,青客公寓拟1.3亿美元收购7.22万套公寓房源,此前还于2019年12月并购天津一公寓品牌企业,随后又收购四川领先公寓品牌在成都和重庆资产,此次并购完成后,青客公寓通过并购获取的租赁单位累计约12.1万个。

伴随着青客公寓疯狂扩张而来的是,拖欠租金、拒绝租户退房、资金链危机等负面消息接踵而至,2020年初,青客公寓以亏损为由对部分旗下管理的未满租房源“强制降租金”,对于不接受降租的房东采取解约操作,由此遭到房东维权,之后随着疫情的蔓延,“青客公寓已经倒闭跑路”的传言也甚嚣尘上,尽管青客公寓紧急否认了倒闭谣言,但亦坦诚公司存在资金困难。

除此之外,青客公寓还面临着股价持续下跌、高管集体变动的窘境,2021年年初,青客公寓管理层出现了一次大变动,包括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金光杰在内5名元老级管理层同时辞职,公告称,他们因个人原因辞职,与公司无异议,而这也令业内对于青客公寓的发展之路充满担忧。

截至2月26日美股收盘,青客公寓股价2.59美元,对比其当初公开发行时的股价17美元,下跌超过80%,市值也仅剩1.17亿美元。

关键词: 青客公寓

推荐阅读

评论专区

合作专区

Copyright©2015 shagualicai.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5055553号-5